•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头条

吴玉霞:珠落玉盘奏新曲

2020-07-24 11:11:451470
内容摘要:原标题:珠落玉盘奏新曲(名师谈艺)演奏艺术不仅需要高超技艺,还要有情怀、讲格局,将文化的厚度、情感的温度与技术的难度有机结合琵琶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民族乐器之一,常被视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标志性符号。其高音明亮、低音浑厚,有“珠落玉盘之音,铁骑刀枪之鸣”的美誉。早年因为手型细长,我被......

原标题:珠落玉盘奏新曲(名师谈艺)

演奏艺术不仅需要高超技艺,还要有情怀、讲格局,将文化的厚度、情感的温度与技术的难度有机结合

琵琶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民族乐器之一,常被视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标志性符号。其高音明亮、低音浑厚,有“珠落玉盘之音,铁骑刀枪之鸣”的美誉。

早年因为手型细长,我被老师选送到少年宫学习琵琶,而后走上专业道路。我常说自己是艺术普及的受益者,当有了一技之长理应回报社会,因此我做了大量普及工作。一把琵琶、一首乐曲,结合美育理念,将演奏与解析合而为一,以展现艺术之美和心灵之美。

数十年来有幸跟随多位艺术名家习艺,他们的谆谆教诲犹在耳畔。感恩、感念在艺术成长不同阶段帮助和影响我的各位师长,他们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以及丰富的教学经验,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我对“学道学诗,非悟不进”的理解。

在我看来,演奏艺术不仅需要高超技艺,还要有情怀、讲格局,将文化的厚度、情感的温度与技术的难度有机结合。中国音乐表达讲究“形神兼备”,器乐演奏除了速度、力度、节奏、音色等基本要素,更重要的是对作品整体格局和音乐性格的准确把握,不能单纯追求“快”和“响”,或将个人盛气凌驾于作品之上。

在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审美语境中,很多作品以雅致和韵味表达诗情画意,讲究曲风、内涵和音韵契合。如传统名曲《春江花月夜》意境优美、主题鲜明,“江楼钟鼓”“月上东山”“渔舟唱晚”等标题性乐段极具画面感。我在演奏中,除了注意音色把控,还格外重视曲调的美感和意境神韵,避免演奏的格式化和结构的松散拖沓。

作为民族艺术传承者,如何处理好继承与创新关系,拿捏好其中的“度”十分重要。艺术创新首先需要尊重规律,抱着向经典致敬的态度学习领悟。二度创作是在尊重作品原貌基础上,以个人特有的审美理念、情致、格调,为原作注入新的内涵。以传统琵琶大套叙事性武曲《十面埋伏》为例,这是一首传播极为广泛的民乐经典。乐曲结构庞大、气势恢弘。我在演奏时强调武曲特质,大量的扫拂甚至“噪音”的使用,突出紧张氛围的气势张力、一气呵成,将战前准备、战争凯旋拼杀和战后得胜回营的情景完整呈现。《十面埋伏》姊妹篇《霸王卸甲》,以较大篇幅描述项羽内心世界。如何恰当运用琵琶语汇准确表达特定情境,使人物个性更加饱满?我在演奏中注重突出戏剧性和人物内心纠葛,加大了“武戏文做”的比例,多处的扫、轮、吟揉等演奏技法顺势延展,音乐表现层次分明、富有角色感和武曲质感。

民乐发展繁荣,既要传承创新,还要面向世界,海纳百川。从艺50年来,我多次与中外一流交响乐团合作。交响乐团在音色融合方面具有天然优势,琵琶个性化的演奏技法恰可与之相得益彰。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美国卡内基音乐厅、海外中国文化中心以及中外艺术节上,我与世界著名音乐团体和音乐家合作,获得广泛好评,使我深切感受到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更加坚定了作为民乐工作者的文化自信。

音乐是人类共通的语言,跨文化创作的音乐作品更能够引发人们的共鸣。我和打击乐演奏家、作曲家朱剑平创作演绎的琵琶与打击乐曲《妙音天舞》是新近的“跨界”之作,力求展示琵琶的传统之韵、时尚之美。这首乐曲将琵琶和手碟、珍贝鼓、箱鼓三件打击乐器相融合,旋律充满异域风情,生动再现敦煌壁画中“妙音反弹”的场景。

守护中华民族文化根脉,需要从乐曲与乐者、理论与实践、塔基与塔尖等多维度深入研究。从上千场次的舞台表演,到民族器乐艺术探索,我在舞台和讲台之间转换角色,研究与实践相互促进,虽奔波忙碌,但乐在其中。

我愿通过分享艺术感悟,为更多人带来创作激情和灵感,让民族音乐与时代同步同行,与观众共鸣共情。

吴玉霞,1959年生于上海。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琵琶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任中央民族乐团副团长。发表《我的琵琶行》《我的舞台——一个演奏者的触点与立点》等论著,出版《玉鸣东方》《珠落玉盘》《律动》等演奏专辑。

原文链接: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20-07/24/nw.D110000renmrb_20200724_2-20.htm